色部义昭——平面设计能做什么
Q:日本人对设计的美感理解度是非常高的,但你们也有不同国家的客户,如何克服文化的界限,让日本以外的客户也能理解设计的想法?
A:每个项目都有特定的目标,在针对国外客户做设计时,很关键的地方在于抓住不同国家文化的共同点。


Q:和其他国家品牌沟通会特别花时间吗?怎么去了解沟通状态以及如何应对沟通中的问题?
A:我觉得观察是非常重要的。我们面对不同的东西需要通过实地考察去了解。


Q: 消费者如果感受不到自己作品中的细节设计,这个设计是否算成功的设计?怎样才不辜负自己设计的所有细节?
A:设计师是针对大众所做的设计,但每个人的感受程度不一样,有些作品可能很纤细,不是所有人都能感受得到。


Q:大部分的日本的设计都是温和、宁静的,正如这个国家给人的感觉,您有没有做过乖张的、尖锐的设计呢?
A:有做过这样的作品。但这样乖张、尖锐的设计对你们来说可能也并没有那么尖锐。


Ben Wright——重塑伟大品牌
Q:你知道Airbnb的中文名字吗?很多人说它就像一个乡村俱乐部?
A:“Airbnb的中文名字我不想做太多的评论,但是它代表了品牌的灵活性和原汁原味,说明这个品牌有能力改变自身,来和不同地域的新客户、新人群建立联系。它的出发点是好的——为了与这个市场建立联系。”


Q:我们面临的客户来自于不同的地方,有着不同的文化,你们会做什么样的功课来保证每一个故事都能被不同国家/地区的消费者所理解接受?
A:我们必须做这样的功课。我们做的事情都是有理由的,有时候我们会和一些专家合作,让他们来辨别、评估我们新的工作方法。我们并不是自以为是的一群设计师,我们要确保我工作能够在新的领域传达正确的信息。同时,我们也会和品牌的内部团队一起合作,因为他们最了解自己的市场,这其中包含很多理解和评估的过程。


Q: 英超换了新Logo,你是如何进行品牌重塑的?
A:英超代表着一种情感,我们在做这个品牌诉求的时候,创立了这样的平台,通过有传染力的情绪来讲述这样的故事。LOGO是对外展示的一个载体。我们可以通过使用科技的方式来改变世界,英超也想要改变。这种改变充满了挑战和困难,不可能让所有人都开心。有些人反馈做得好,有些人反馈不好。这很正常,因为它是我们工作的一部分,我们不可能为每一个人创造同样的体验。如果我们都使用苹果手机,那是不是很没有意思?


Q:你觉得好的设计师应该具备什么能力?你的工作室会招什么样的设计师?
A:有很多的年轻的设计师都非常棒,就我们工作室而言,我们希望年轻的设计师能想出好的创意。我们也希望我们的设计师,特别是年轻的设计师能体验失败。失败没有关系,通过失败可以学习。我们不希望和平庸的设计师一起工作,也一直在鼓励年轻设计师勇敢尝试想出新的创意。我们的设计师非常多元化,这是我们工作室的特点。


Patrick Blanc——垂直花园:一个伟大的发明,让自然生态回归城市
Q:每一个垂直花园有生长期限吗?需要多久进行一次更新?
A:我在我的房间里也种过植物,最早是在92年之前。大概需要十几年便能全部覆盖好。在某个特定的地方挑选合适的植物是很重要的,如果气候过冷或过热,就不要挑选那么多植物。刚才分享的项目里的垂直花园有200多米高,如果你让我在800米的地方做垂直花园也没有问题。


Q:你需要不断地维护你做的这些项目吗?
A:当然需要维护,维护非常重要。但我的维护成本很低,首先我不会在全世界范围内做太多的项目,其次只要选择好植物就不用耗费太多成本。和户外比起来,户内的维护成本更低。(在欧洲,维护户外项目的成本是室内的2-3倍。)户内的项目两个月才做一次维护;维护一次户外项目也只需2、3天就可以完成,维护对我们来说不是大问题。


Q:请问您需要和建筑师一起设计吗?或者是您也是一名建筑师?
A::我不是你所知道的建筑师,我是一个科学家。当然我非常了解植物的结构本身,所以我知道自己的计划应该怎么走。我和建筑师合作的方式通常是给他们推荐新的地方让他们自己做垂直花园。我的项目比较倾向于艺术方面,而大多数艺术建筑师他们的思维非常直接,他们喜欢简单一点的东西。我的项目是比较自由、外向的,我喜欢一个人来完成。


Benjamin Hubert——有原因的设计,有内涵的体验
Q:你在设计中非常喜欢使用三角的形状,灵感来自于哪里?
A: 这个问题非常有意思,我几周前在韩国也被问到这个问题。那是我第一次意识到这么多的三角或许是一个巧合,我以前没有意识到这种形状。我觉得三角很基础,你可以以此为基础创造复杂的系统。它有许多可能性,三面都可以进行连接,可以更好的实现智慧的系统,在艺术美学上可以呈现不同的形式。


Q:在你看来,和硬件产品设计相比app产品设计有哪些不同?
A:我们设计过很多外部应用来提高人们的数字体验,但硬件和软件是相对的,也都要有原始阶段。你要快速的做出原型,改进原型再测试,我们做了很多这样的工作。在我们的工作室有数字设计师和硬件设计师密切合作,他们互相沟通、影响。在这样现代的世界中,必须有这样的整合和合作,这样才能够带来整体的体验。


Q:我们都知道Layer是以创意设计闻名的工作室,但是这种独特的创意设计很容易在出现之后就被人抄袭了,如何防范这种现象呢?
A:这是一个大问题。基本上,我认为只要人们能够智慧思考就是好的。有两方面需要考虑:一方面是逻辑方法,我们用智慧的方式改变生活。另一方面,如果你做了一件家具,几个月之后被复制,这种复制实则不易。我的解决方案就是投资和创新。投资一些IP让设计真正被保护,并赋予其新的功能与新的美学价值。这些东西是很难复制的,你要使你做的东西足够独特且难以被复制,这也是真正的解决方案。


Q:对于客户来说,“过度”设计会造成一定的影响,这种过度设计如何把控呢?
A:作为设计师你需要保持谨慎,设计出一些合适的、人们需要的东西。你需要问他们问题以便了解你的设计对象及你的使用对象,以及他们真正的感觉;然后去测试设计是否合适,是否改善了他们的生活,如果他们给出否定回答就从头再来。我个人的原则是少即是多,简单且可识别的东西能够迎合人们的需求,同时让人们更多地参与生活。